<noframes id="rvr77"><noframes id="rvr77">

      <track id="rvr77"></track>

      當前位置:主頁 > 新聞 >
      北京私家偵探公司實拍職業捉奸人:最需要的是耐心
      發布時間:2020-09-30 16:17

        北京私家偵探公司實拍職業捉奸人:最需要的是耐心

      北京的一所茶樓里,翁語招呼服務生再拿點紙巾,她和委托人已經在這里坐了一下午,委托人一直在哭訴自己丈夫的種種“惡行”。但翁語沒太多精力去安慰,她要做的,是從和委托人的聊天中找到盡可能多的細節,以便發現證據。這是她所能為委托人提供的最大幫助。

       

      從茶樓出來已經華燈初上,翁語走在回辦公室的路上。每到這時她總會感到空氣中彌漫的孤獨。翁語無力地說:“現在社會上誘惑太多,離婚率越來越高。這其中和平分手的很少,絕大部分都是因為婚外情。”人到中年的翁語至今單身,見過無數婚姻破裂后,她不敢踏入這座“墳墓”。

       

      翁語是一個“民事調查”團隊的負責人,她曾經做過私人偵探,如今退居二線,現在主要負責與委托人溝通,再給下屬調查員分配任務。翁語的客戶多為30-40歲的女性,職業從家庭主婦到大學教授都有,且大部分家庭都達到中產階級收入,她們都是來要求調查自己丈夫是否不忠的

       

      翁語電腦里有上百份“捉奸”視頻,但為了保護自己和當事人,她會定期銷毀。翁語說她見過的“捉奸”場面比電影上的都多,五花八門。翁語感嘆:“現在十個偵探公司中八個都是騙子,先收了你錢,取證后問你接著要,你不給就拿著證據反過來向調查對象要錢勒索,當事人也不敢報警。”

       

      職業捉奸人走紅從未失手 幫助婚姻中遭受背叛的一方扳回一局

       

      阿風是翁語團隊中的一名“調查員”。原本從事造型設計的他厭倦了每日的工作,在一次和朋友聊天中偶然知道了“調查員”這個職業,據說上班自由且收入可觀,于是在朋友的介紹下開始從事這份工作。

       

       

      調查需要很多專業工具,阿風是其中的行家。“調查員”的手表和汽車鑰匙都是小型的拍攝工具,這些工具法律上禁止買賣,但他們自有渠道。至于偷拍到的影像證據,阿風說一般只會給委托人看,在法律上這是可以作為有效證據使用的。

       

       

      調查中,阿風的主要工作是跟蹤,他的老本行成為殺手锏,偽裝是他的強項。阿風的工具箱里常年備著剪刀和吹風機;橥馇檎{查有時需要兩人配合,長期跟蹤才能發現“證據”,與被調查人撞面或對視是調查的一大忌諱,阿風的搭檔小月(右)剛剛被人打了個照面,他急幫她改變造型。

       

       

      幾年前,小月是南方小城里的一名普通大學生,畢業后找了份不痛不癢的工作,兩點一線,按部就班。機緣巧合,小月也加入了翁語的團隊,外表普通的學生模樣是她最好的偽裝,在路上與她擦肩而過,你都不會多看她一眼。

       

      剝去刺激和高薪的外衣,“調查員”背后付出的艱辛也超乎想象。從入行起,就要接受嚴格培訓,由老調查員考核合格才能出師。獨立調查更是困難重重。小月記得自己曾接過一單,每天在調查目標家門口連續蹲守了15個小時,整整半個月,連目標的影子都沒見到。

       

      阿風在車里等待小月。等待已經成了這群人生活中的常態,等待目標,等待同伴。通常阿風會打開電臺,一根接一根地抽煙,大半天就能抽一包:“每一個任務都是一場狩獵,我們就是獵人,只有付出極大的耐心,才能等到獵物出現,等待收獲而歸時那無比激動的一刻。”

       

       

      小月在跟蹤對象時有自己的一套方法。比如在被調查者的門上夾一張卡片或粘上一根發絲,如果有人出門,卡片或發絲就會掉落。因為職業原因,她體會到同齡人根本無法想象的人情冷暖。她說,對于自己未來的另一半,唯一的要求就是坦誠:“可以接受另一半不愛我,但不能接受欺騙。”

       

       

      丁哥(中)是小月和阿風的師父,比起徒弟的全情投入,丁哥要理智得多。8年的軍旅生涯讓他有著豐富的偵查和反偵查能力。談起自己的從前,他一邊抽煙一邊說:“年輕時當兵給當傻了,長時間與外界隔絕,一放假我就愛坐在馬路邊看人,就像在看電影。退伍后我只想干份自由的工作。”

       

       

      自由的代價就是毫無規律的作息和生活,丁哥說,調查員的生活節奏都要依據調查對象的作息而定。當不知道調查對象是否在家時,丁哥只能凌晨5、6點就在樓下等著,有時一等就是一整天,也不敢打盹,風吹雨淋都得扛著。

       

       

      丁哥說,干這行運氣的成分很大。運氣好時兩三天就能做成一單,運氣不好時白干一個月的事也有。丁哥的老家在內蒙,兒子剛滿月,家里都靠他掙錢養家。雖然不是很富有,但也有車有房。談起自己的職業,丁哥說,調查員并不神秘,不過就是一份工作,養家糊口而已。

       

      調查出了結果后,小月拿著“證據”給翁語看。為了避免欺詐,委托人和調查員不會有直接接觸,而案子的整體進展由翁語把握,并提供相應幫助。有了明確證據后,再由翁語聯系委托人和“幫手”,然后由委托人帶著“幫手”上門“捉奸”。

       

      跟蹤取證結束后,就到了大劉上場的時候了,他是團隊里專業的捉奸“幫手”,每次現場捉奸,都會有不菲的收入。在現場“取證”環節,調查員也有自己的規矩,就是絕不先于委托人進入房間。在法律上,只允許委托人先進門。提起工作,大劉十分驕傲:“就沒有我捉不到的奸!”

       

      凌晨3點,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劃破黑夜的寂靜,被調查者昏頭昏腦地打開門,委托人一下就沖了進去,還在夢中的被調查者隨后被兩個壯漢拉倒。緊接著就是無休無止的喊罵、控訴與爭執,在夜空下的樓宇間回蕩。

       

      結束工作后,翁語帶著阿風、小月一起去宵夜,慶祝這場對于他們而言來之不易的勝利。夜色更深了,這是黎明前的最后一抹黑暗。他們拖著疲累而又輕松的身體,漸漸消失在城市中。在這看似平靜的黑夜里,不知還有多少鬧劇在上演。

      參考資料:

      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7789268



      我把我白嫩的肉体献给了上司

      <noframes id="rvr77"><noframes id="rvr77">

          <track id="rvr77"></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