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rvr77"><noframes id="rvr77">

      <track id="rvr77"></track>

      當前位置:主頁 > 新聞 >
      女子離婚,老公和婆婆偽造260萬債務,法院:駁回,男方少分40萬
      發布時間:2022-08-28 16:12

       小兩口婚前辦理財產公證,本約定男方的一套婚前房產歸屬于夫妻共同財產。鬧離婚時,男方卻反悔了,還指使母親提起訴訟要求小兩口返還購房借款,男方甚至借“妻子在上海工作”之便替她“攔截”了全部訴訟材料,導致妻子“無端”背上了250萬元的債務。

       
      近日,廣州天河法院審結了這起案件。法院認為,雖然男方的行為因嚴重擾亂司法秩序已受到司法懲戒,并導致其在離婚案件中最終被認定存在企圖偽造共同債務的行為,據此少分夫妻共同財產約40萬元,但仍應當對女方的訴訟活動成本支出承擔賠償責任。
       
       
       
      丈夫 “瞞天過海”令妻子背上巨額債務
       
      小雨與丈夫小剛在2012年登記結婚,并辦理了夫妻財產公證,約定小剛婚前購買的總金額133萬元的一套房產屬于夫妻共有財產,房屋按揭款由二人共同承擔償還。
       
      然而,二人婚后矛盾重重。2015年2月,小雨獨自前往上海工作,從此開始了兩地分居生活。
       
      2017年1月,小雨懷疑小剛有婚外戀情,半年后,小雨提起了離婚訴訟。
       
      不料,就在二人鬧離婚期間,婆婆蘇某一紙訴狀將兒子兒媳告到外省某法院,要求小剛、小雨向她償還用于購房的借款本金1224517元及利息1355283元,并提供了銀行流水和小剛出具給她的“借條”作為證據。
       
      2018年1月24日,蒙在鼓里的小雨正在廣州參加離婚案件的庭審,全然不知自己已經成為了另案的被告。原來,小剛明知小雨長期在上海工作,卻故意隱瞞這一事實,向法院提供了廣州的住址和小雨早已不使用的廣州號碼,所有的送達材料都被小剛“攔截”。
       
      隨后小剛以“家鄉風俗,臘八節不宜開庭”為由拒絕出席離婚案的庭審,卻遠赴外省參加借貸案的庭審,在借貸案件中承認了“他與小雨的全部借款事實與數額”。外地法院一審缺席判決支持了婆婆蘇某的全部訴訟請求。
       
      妻子“后知后覺”,踏上3年辛苦維權路
       
      后來,小雨通過查冊及時得知了訴訟情況,向法院提出異議并上訴。2018年9月,一審法院認定由于小剛故意提供小雨錯誤的聯系方式及通訊地址并私自代小雨簽收訴訟材料,嚴重擾亂了司法秩序,侵犯了小雨的合法權益,決定對小剛罰款5萬元。二審法院裁定撤銷原判決,將案件發回重審。
       
      2019年12月,經重審,法院認為蘇某轉給小剛的款項不足以證實當時是借貸關系,且借條出具的經過存疑,事后未得到小雨的追認和認可,小剛主觀上有制造夫妻共同債務的動機和目的,最終認定借貸關系不能成立,駁回蘇某的全部訴訟請求。蘇某上訴,二審法院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2020年12月,蘇某向法院申請再審,而2021年6月又以“各種客觀原因不愿意再就該案進行相關的訴訟活動”為由,撤回再審申請。
       
      據悉,小雨第一次向法院提起離婚訴訟時,小剛表示雙方感情尚好,僅因存在溝通不暢產生一定誤解和糾紛,法院考慮雙方的婚姻仍有挽救的可能,對小雨的訴訟請求不予準許。2018年8月,小雨再次起訴離婚,法院支持了小雨離婚訴求。同時,法院認定小剛存在故意偽造債務的企圖和行為,根據相關法律規定,認定小雨、小剛按6:4的比例來進行分割夫妻共同財產。
       
      妻子索賠多年來維權損失27萬元
       
      小雨認為,蘇某與小剛母子二人為了在離婚糾紛中少分一部分財產給她,便虛構事實,這導致她不得不多次前往外省維權,產生大量律師費、交通費、差旅費等費用,身心飽受折磨,小剛母子二人應該向她賠償由此產生的財產損失276457.3元。
       
      蘇某和小剛則認為,二人從未串通虛構債務,法院因小剛的行為妨礙司法秩序而對他罰款,而小剛的行為與蘇某無關,蘇某并沒有偽造證據;退一步講,在兩人離婚案件分割夫妻共同財產時,法院認為小剛有偽造債務的行為,故在小雨與小剛之間按照6:4的比例進行財產分割,小剛已經受到了應有的懲罰,不應再加重賠償責任。
       
      爭議焦點:蘇某母子有無侵犯小雨財產權?
       
      經辦法官魯肖指出,小剛刻意隱瞞小雨正確的聯系方式,私自簽收小雨的訴訟材料,嚴重擾亂司法秩序,妨害民事訴訟,該行為在客觀上造成了小雨在該案訴訟成本的增加和后續維權成本的增加。雖然小剛的該行為已被法院處罰5萬元,并導致其在離婚案件中最終被認定存在企圖偽造共同債務的行為,據此少分夫妻共同財產約40萬元,已經受到了公權力和私財產上的分別懲罰,但并未涵蓋小雨全部合理損失的范疇,故小剛應當對小雨的訴訟活動成本支出承擔相應的侵權賠償責任。
       
      而蘇某此前確曾轉賬給小剛,在兒子兒媳面臨婚姻危機之時,其選擇以訴訟方式向法院主張款項,要求認定錢款實為借貸性質,此舉雖不利家庭和諧,但并不違反法律規定。關于對發回重審后一審和二審的應訴,均是基于蘇某合法訴權衍生出來的相應活動,雖確實會給小雨帶來煩擾,但尚在通過現有法律救濟途徑以維護自身權利的范疇內。此外,法院并未認定蘇某有妨礙民事訴訟的共同行為,現有證據不足以證實蘇某構成虛假訴訟,不應認定為侵權行為。
       
      關于侵權責任數額的認定。法院根據訴訟律師費用一般標準,結合小雨在客觀上發生的交通費、住宿費,并考慮對民事活動中誠信原則、綠色原則的遵循,最終酌定損失數額為30000元。
       
       
      為此,法院一審判決小剛賠償小雨30000元。二審維持原判。
       
      提醒:虛構共同債務當心構成犯罪
       
      離婚訴訟案件中,為達到自己多分配或對方少分配夫妻共同財產的目的,而有偽造證據、虛構共同債務等行為的,法院可以根據情節輕重予以罰款、拘留,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如果一方的行為構成對對方財產權益的侵害,則應當對對方承擔相應的侵權賠償責任。
       
      此外,當事人一方偽造夫妻共同債務企圖侵占另一方財產的,在離婚分割夫妻共同財產時,對該方可以少分或者不分。離婚后,另一方發現有上述行為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再次分割夫妻共同財產。



      我把我白嫩的肉体献给了上司

      <noframes id="rvr77"><noframes id="rvr77">

          <track id="rvr77"></track>